女子十二乐坊.jpg

<

名副其实的“东方小提琴”

作者: Tina 发表于: 2017-08-12 10:51


Anthony Burtman is playing Erhu (Two strings Chinese Fidal).JPG

图片来自网络

美国人Mary 新晋的女子十二乐坊乐迷,令她尤为痴迷的是中国乐器二胡。每当她向朋友们讲起乐坊不忘着重介绍二胡并喜欢用一些对比的方式帮助大家理解

“它是一件非常动人的弦乐器,我愿意称它为中国的小提琴有趣的是,这样的比喻竟通俗有效地让许多人快速的认识了这件有着独特特造型与音色的乐器。


被誉为世界四大指挥家之一的小泽征尔在中国偶然听到二胡演奏的《二泉映月》,竟泪流满面地跪下了。这位饱受西洋音乐熏陶的一流音乐家深情地说:“这种音乐只应该跪下来听,坐着听或站着听,都是极不恭敬的。”


的确,音色是二胡吸引人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它接近于人声,二胡演奏起来好似一种倾诉般的音调,大幅度地带动了听众的情感神经,令人着迷


随着二胡的不断发展,大量西方演奏技法移植到在二胡上面,使得许多西方作品成功地被二胡诠释出来。而二胡与众不同的韵味,更多地表达出了西方提琴无法企及的情感。在一首首移植作品成功演出之后,人们常感叹道:真难以想象这弓子夹在两根弦之间是怎么做到快速运弓和准确换弦的。


 


女子十二乐坊作为新音乐的践行者,在音乐风格的拓展方面做了许多尝试。二胡作为乐坊编制中重要的旋律乐器在中西音乐实验中担负重角色。不少根据西方音乐改编的乐坊作品无论是技巧风格都有着不逊于原作的设计其中二胡重奏巴哈以及新古典主义中的二胡技巧段落令人印象尤为深刻。


微文回顾:

《【台前幕后】嗨!向巴赫致敬》


《新古典主义》根据三段古典乐曲片段改编,它们分别是《莫扎特40号交响乐》、《贝多芬命运交响乐》及罗西尼《塞尔维亚理发师》歌剧序曲。其中的华彩段由几位二胡乐手相继接力炫技,伴随着跌宕起伏的旋律大跳,变化多端的节奏与音型,乐手们成功地将乐曲推向高潮。《新古典主义》中经典乐段巧妙地穿梭出现,创造了古典乐与新民乐的完美结合。而二胡在古典乐旋律基础上的技巧展示不仅令西方人称叹,更为熟悉民乐人的国人展示了一种可能,这是东西音乐融合的巨大成功。


音乐和情感是不分国界,不受文化局限的。无论是西方的小提琴还是东方的二胡,表达心音的方式却有相通之处。我们深知,东西乐融合与对话尝试会永远延续下去,碰撞出一次又一次的经典与非凡




技术支持
更多>> 演出咨讯
扫码支付
返回顶部

京ICP备07500499号-4